欢迎来到ror体育资讯网

ror体育app
您当前的位置:ror官网 > ror体育app > [纨绔在哪里可以听]被狂推的《纨绔》听不

[纨绔在哪里可以听]被狂推的《纨绔》听不

编辑: 发布时间:2021-07-04 作者:admin 浏览:330次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_纨绔

问题:最近听了靠山音乐,感受好正点!特来讨教育…关于这个广播剧的泉源及生长,内里人物及配音人,故事情节,现在希望…谢谢列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先行谢过!大爱纨绔啊!原著是令郎欢喜的小说《纨绔》…实在我以为小说还迁就…广播剧很神作!讲的是天界二太子澜渊和狐王篱清谁比谁更薄幸的故事…澜渊的cv是轻薄的假相(大爱假相君啊!

)篱清的cv换了三个,预告里是夏矽,1~3期是多多(多多也是有爱滴人儿啊…),4期是柯暮卿。各配角也都粉给力,墨啸的cv遥远很总攻,篱落的cv小石头很萌暴…现在纨绔是出了四期,讲到澜渊逆天,禁闭百年那儿了,估量再有一期就完结了吧。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要在喜玛拉雅软件里能听到的

我也用这个软件啊推荐一些前几天听的吧他的天下是粉红色的:受是体育生然则所有的器械都是粉红色不要以为恶心

听到后面就知道长得就像反派:超搞笑武林盟私密记事:受很销魂,你明白我听得见啊:很感人同砚,你内裤掉了:欢欣向洁癖攻与浴球受:短篇萌你是我心中一句赞叹:受是哑巴,包子很萌,ED喜欢两小我私人

很好听暂时想起来这么多,希望对您有辅助喜马拉雅吧,我刚适才听了终身操盘,感受上面的资源照样挺多的~推荐这个哦~另有荔枝fm也可以~可以听听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被狂推的《纨绔》听不

问题:求配音自然的广播剧,就是配音听起来像是真的在语言而没有很严重的“演”的感受的。被狂推的《纨绔》听不下去,感受cv语言的时刻像是在朗诵或者播音,端的很厉害。

《盗笔》的广播剧挺喜欢的。求推荐类似的我在喜马拉雅上听的广播剧,那时以为纨绔配的还不错啊~你要不下载下来试着听下,上面有许多分类,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类型听!

我以为很不错~希望你能接纳~谢谢啦~(๑•ั็ω•็ั๑)鬼影人世就很自然,就是是捎带恐怖题材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唉...谁能推荐比纨绔还好听的广播剧啊...

我以为这个是最好的不外《艳鬼》也很不错,不外很虐,你要是敢听就去听听吧《至爱小鬼》很感人的bl广播剧,这个很温馨,太阳雨和猫猫熊配的,也是大爱啊《观棋不语》已经完结挺好听的《游戏竣事之不能爱上你》完结了,很感人,听了广播剧后才去看小说的,边看边哭,不外下场是好的。

《牧神的午后》完结《差劲和差劲的简朴相加》完结《艳鬼》完结,听说很虐,不敢听,不外听说做的相当的好啊。

《情敌》完结,这个不错哦《警员故事之燕飞》完结,中央是微虐,下场he《骗子和我》完结,。中央虐,HE《兽夹》腹黑小攻《北京中午》这个也很不错《唐突尤物》,这个是穿越的,超搞笑,做的很不错的广播剧,我听了这个之后就喜欢上bl的广播剧非bl广播剧:《清空万里》穿越的,这个广播剧做的很不错,配音都挺好的,超搞笑(我上班时刻听的,几回都笑喷了)倾轧的你可以听《宝珠鬼话》系列的广播剧有《人面桃花》《情僧》《青蛇》《阴亲》《凤求凰》《长头发阿丽》这些做的都异常好,是我最喜欢的广播剧。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新鲜我听耽美广播剧像《纨绔》《造孽之徒》《黄金骨》一些都不以为怎么虐

虐的实在听得不多:《一拜天地》这个广播剧听说很虐,全程虐,完结的,cv配得很好。《将军令》这篇只要坚持听下去会以为越听越有感受,也蛮虐的。

《迷失的黄良镇(?)》主役cv似乎也是《黄金骨》里其中一个吧,也是虐文,谁人落伍时代靠山基本都蛮悲的。

《错过》这个有点太巧了,把不幸扩大化另有点剧情过于悲情化极端了,若是你是在找虐也可以听下。《想你的张青凯》我记得这个讲的一个主角似乎一直是通过另一个主角回忆来的,然则主役cv都显示力很强以是格外煽情,挺短的然则虐点够足吧。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广播剧《纨绔》是凭证哪个小说改编的

问题:这两天听广播剧《纨绔》,发现挺好的,但我只找到一至四期,感受似乎没完结呢。叨教谁知道后面另有没有了?

要是知道是凭证那不小说改编的,也请告诉我,想看看,谢谢!令郎欢喜的同名小说现在正剧只有4期~确实还没完啊~另有EG番外《真相只有一个》(YY狐王和张生的知道张生不?

就是冥姬喜欢的谁人屠夫囧)另有一些花絮啊~方言片断之类的之前还出了一个FT~内里有小说番外的现场演绎照样挺有爱的(FT是假相和第三代的狐王柯暮卿)除了纨绔~令郎欢喜的《艳鬼》也有做成广播剧~而且听说由于出书社的要求~令郎欢喜的其他小说不会再给授权也就是说凭证令郎欢喜小说改编的就只有这两部剧强烈推荐一下《纨绔》广播剧的主题曲~好好听的另有第4期的ED《焚心劫》~词写得相当有爱~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

我邮箱里只有几部,你需要我也可以发你。上传大文件很慢的,以是就给你推荐下,你可以去下哦,速率比在邮箱下应该还要快些。

《又一春》:华美的CV!事业,遥遥,小太阳,贝乐等等都配的很好的说。事业是攻音(更新至第一期)《明月照红尘》:内里有渣攻凯蝈蝈,这是一部听着很虐心的剧,喜欢虐的值得一听。

(全五期)《灯花不堪剪》:经典悲剧。攻音苏大人(全一期)《笑倚东风不自知》:小花仙爱上凡人的故事,痴痴的小花仙,(全一期)《寻卿》:对断离配的狐仙声音很迷,特空灵的感受。

(全一期)《怎样桥上逢故人》:断三生恩怨,守一丝情牵。(全一期)《银王婚书》:有点类似于影戏“神话”古今穿插的叙述。

讲述禁忌之恋,(全一期)《艳鬼》:关于艳鬼桑陌和冥主空华宿世今生的纠葛。多多的攻音。(全五期)《天为谁春》:康熙爱上纳兰性德。

全两期)《太子》:感受配的都还蛮好,期待正剧。(预告 番外)《醉卧红尘外传之•梦蝴蝶》:华美的CV,各路评价都很高,不外坑了~~泪~~~(更新至第一期)《刀客》:剧情略微有点像蝙蝠,也是腹黑来腹黑去的,感受还可以吧。

(全一期)《风骚》:经典小说改编,下场好凄凉。没看过原著听剧有点艰辛。(全一期)《十大酷刑》:没看过原著,虐剧。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那里另有《纨绔》质量那么高的广播剧

问题:RT,那里另有《纨绔》这么质量高的广播剧?听上瘾了。真的很好啊,每次听第四期都听的我···唉(古风)蝙蝠(这部真的很好,和纨绔有的一拚,应该听说过。

和纨绔一样都是我一直在追的广播剧)(古风)虎媒(古风)菊花古剑酒(未完)(古风)曲径通幽(最后谁人很感动)(古风)唐突尤物(古风)匹俦天成八点档悲凉大学生涯暗恋日志不疯魔不成活(京味的搞笑,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恋爱,伪装中(未完)黑客御宅族VS董事长暖光(强推)天主知道我爱你幸福小孩刘小源(一定要听漠然版的)烟袋斜街10号(强推,这部很喜欢,京味的)阳差阳错

《蛇君》不错搞笑的《明月照红尘》不错古风虐心《不疯魔不成活》的预告很糟糕正剧不错内里的攻是《纨绔》里配澜渊的假相大人

《至爱小鬼》对照不错俩主角不是很喜欢然则配角们大爱啊《疯狂游戏》很著名听泪奔了的剧《那些风花雪月》才出了一期

小我私人以为不错很喜欢TOTO《有什么设施呢》是凭证乱入的小漫画做的剧有视频做的很好很感动若有疑问,请追问。

[纨绔在那里可以听]高分悬赏纨绔3剧本

◆事情组:◇原作:令郎欢喜谋划编剧:守候苍老玉小七红线后期合成:小枫[10音社]红线原画美工:剑与禅◆配音:◇澜

渊:轻薄の假相[星之声]篱清:多多墨啸:遥远擎威:苏大大[裔美声社]红霓:守候苍老[决意同人]元宝:错综庞大

[声声melody]铜钱:米迦勒·肖[优声由色]太上老君:阿根廷蚂蚁[KA.U]秋禾:Honey[殇の蓝殿]夙

西:糖醋排骨[决意同人]苜蓿:玉小七[决意同人]开篇报幕:砺小蔓[声声melody]《纨绔》第三期剧本【第一场】秋禾: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可找到您了!

您什么时刻能回趟天庭?大太子都找您好几回了,狼王、酒仙他们也正找您喝酒呢。对了,北方的雪族今次上贡了不少器械,还特意给您送来了几个天奴,也都等在宸安殿外候着听您回去发落,里头有几个长得水灵的,小的自作主张给您放进了寝……澜渊:知道了,退下吧。

秋禾:是。篱清:既然二太子事务缠身,就请……澜渊:篱清……篱清:二太子请自重。澜渊:那我过两天再来。

篱清:好。澜渊:我说……秋禾?听说弼马温那里最近缺人手,你就已往帮几天吧。报幕:令郎欢喜作品,《纨绔》第三期。

【第二场】铜钱:红霓小姐,茶给您放这了。红霓:嗯,篱清,照样你这儿的茶好喝。我说篱清,昨天擎威的酒宴上怎么没看到你?

墨啸、冥胤他们可都在,另有谁人什么澜渊,带着个少年也去了。听说是雪族特意上贡给他的。哎,你是不知道,最近这个雪族少年可算得了宠,澜渊天天带着他招摇过市,一起上搂搂抱抱的,还拥吻呢。

篱清:(毛笔掉了)是么。红霓:对了,你前阵子去哪儿了?怎么找不着你?篱清:去人世走了一遭。红霓:去人世?

你什么时刻有了这么好的兴致?篱清:突然来了兴致就去了。红霓:还说呢,适才进来的时刻,听元宝和铜钱在门口说什么“令郎说过两三天再来,却再没见人”什么的,说谁呢?

篱清:不知道。【第三场】澜渊: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等我吗?篱清:……不是。澜渊:真叫我伤心。篱清:唔……澜渊:想我不想?

……篱清,我想你。篱清:唔……【第四场】铜钱:红霓小姐请停步,王他正在和人议事!红霓:闪开闪开闪开!

篱清~~~,哎墨啸,你也在?你们听说了没有,谁人雪族的少年被送回去了,二太子最近又换了个新宠。墨啸:他是惯了,性子就是云云。

红霓:什么二太子,放到人世不外是个醉死在妓院里的纨绔子弟。那些个谁谁谁也不外是空长了一张悦目的脸,还真当他能掏出至心来。

也不擦亮了眼睛仔细看看,他澜渊要能有至心,这头顶上的天就要塌了。哎,篱清……你笑什么?篱清:呵,没什么。

〔回忆〕澜渊:篱清,我想你。【第五场】墨啸:澜渊,你还同狐王在一起么?澜渊:嗯。墨啸:既是云云,就收收心吧。

再冷淡的人也终是会有介意的。澜渊:是从哪儿得来的好器械?夙西:二太子,酒给您拿来了。澜渊:夙西,来,过来一块儿喝。

夙西:啊……墨啸:夙西?这又是从哪儿得来的好器械?前两天不照样猫族的谁人么?澜渊:前几天在擎威那儿瞥见的,你看若何?

墨啸:你要玩,谁也管不着。澜渊:那……你告诉我,小的是那边冒犯狼王陛下了?最近怎么都不搭理我?墨啸:不敢。

不外都已经一百年了,你也该放过篱清了吧?澜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墨啸:你原先不外是一时兴起,现下既然腻了就松手吧。

澜渊:你怎知我腻了?怎么连我,都不知道我腻了?墨啸:那就说句真话,你对他可有半点至心?澜渊:墨啸:唉,玩火必自焚,我只说一句,他可是狐王!

澜渊:好,我记下了。话说,这夙西你可喜欢?喜欢就留着,若不喜欢,悉听尊便,我不再过问。【第六场】元宝:令郎,令郎请停步,王正和长老们议事,不得空。

[怎么用微信查流量]微信怎么查看流量

[怎么用微信查流量]微信语音通话计流量不 1)我->设置->通用->选择“流量统计”查看微信各类型消息的流量消耗,如:语音流量:0.9-1.2K/秒; 文字流量:1M可发约1000条文字消息;图片

澜渊:怎么?是哪家和狐族过不去了?早年不外半个月来一回,最近怎么天天来议事?什么事议了快十多天了还没议完?

元宝:要不,您明儿个再来?澜渊:不必了,先去花园走走也是一样。元宝:二太子!……二太子,您就当可怜可怜小的吧。

王绝不是王不想见您,可着实是抽不开身啊~!澜渊:哦?出了什么事了?元宝:王和长老都关在书房里,议事时,小的们只许在庭院外侯着,说什么还真不知道。

澜渊:这样啊…元宝:也不知道怎么了,好端端的就把长老们全召来了。小的们进去时,长老一个个把脸板得…忒吓人了。

那几个老头说,昔时老狐王带着狐后走时也没见过这阵势。澜渊:长老们就没个休息的时刻?这么大把年数了,身子骨还这么经得起折腾?

元宝:哪能啊?到了三更长老们必得回房。不外书房里的灯是一夜点到天亮的,王一小我私人在里头接着忙。澜渊:三更?

……还真够忙的。元宝,就是呀,太子爷,您就别为难小的。不是小的不放,是小的不能啊。您开开恩吧…再说,王他是真的忙呀。

澜渊:我知道。我什么时刻为忧伤你了?【第七场】元宝:主子,厨房刚做的宵夜小的给您端来了。篱清:不必了。

元宝:哎,那……小的告退了。篱清:(重重地叹了口吻)篱清(独白):烛火快熄了,叫元宝再续一盏吧。澜渊:不是说一刻一直地忙着么?

黑灯瞎火的你能忙什么?篱清:呃!篱清(独白):冠戴斜了,袍子也破了,玉带和手上都有划痕……这……?篱清:你是二太子么?

澜渊:你说呢?这样……该确定了吧?篱清:嗯……你,岂非……抢了犬族的王后?澜渊:我抢了狐族的王。惋惜狐王府的墙头高了些。

篱清:你爬墙?澜渊:否则若何?狐王不是专程派了人在门前拦我么?篱清:用术法跃过就是了。啊……澜渊:用术法就不叫爬墙了,也没了那份意思在里头。

篱清:唔……我晚上另有事要忙。澜渊:你忙你的,我不烦你。【第八场】澜渊:嗯?口渴了?照样饿了?篱清:天亮了。

澜渊:是要赶我走了?篱清:长老们要来议事。澜渊:是么?篱清:啊澜渊:好。不外……今晚我再来,等我。【第九场】篱清:最近对照闲么?

总来。时刻倒是拿捏得准,不早不晚。三更一过,长老前脚刚走,你就推门进来。澜渊:晚来一刻,你不就少见了我一刻?

篱清:(叹息)澜渊:在忙什么?怎么忙到这个境界?篱清:没什么。最近事多。澜渊:是么?澜渊:好喝么?这酒叫‘东风笑’,酒仙刚送来的。

我料你该喜欢,怎么样?若喜欢,我下次多带些过来。若何?嗯?不说可不放过你。篱清:松手。澜渊:不放。只说一句,好照样欠好?

篱清:你……澜渊:专程带来给你的,就要你一句喜欢照样不喜欢。嗯?也好叫我放心不是?篱清:喜欢。澜渊:我下回多带些过来。

篱清:以后就别来了。澜渊:(扇子掉地)篱清:我要闭关,一年。澜渊:好,那我一年后再来。【第十场】苜蓿:太子殿下。

已经是早上了,该用膳了。澜渊:恩?几时了?苜蓿:已经卯时了,昨晚侍寝的那位少年仆众已经经送回去了。澜渊:哦。

卯时,这么说,人世已是一年了?苜蓿:一年零一个月整,殿下。【第十一场】篱清:你来了。澜渊:长别一载,君别来无恙。

可曾想我?(请极端温柔)你亦没变。恭喜狐王破关而出。(拥抱)平安就好。篱清:嗯。澜渊:来杯‘东风笑’解愁若何?

篱清:好。【第十二场】墨啸:鼠王他还真是有心,我不外顺便提了句你最近偏心金色,这礼物就全弄成了这个样子。

你看这堆酒器玩物,快照亮了泰半个天空了!澜渊:他这是什么意思?我又和他不熟。墨啸:这是拜帖礼,等你去了,另有更多瑰宝等着迎面送你呢。

我是来传话的,去照样不去?你给个准话。澜渊:去。既然另有礼,怎么能不去?墨啸:哈哈,我觉着啊,你现在就是启齿要他谁人王后,他也一定咧了嘴亲自抬着花轿给你送来。

澜渊:难不成我父皇明天退位与我了照样怎么着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么值得逢迎?墨啸:他看上的固然不是你,是你身上的谁人金刚罩。

你是不知道,妖族五百年一次天劫,旁人能躲,族王却要以一己之身生受,以示王的威严,这是妖界的礼貌。再过几年就轮上他的天劫了,他想借你的金刚罩来挡天雷保命。

澜渊:(将信将疑地)他怎么也是个王,上千年的修行,还能被个天雷打死?墨啸:打死倒不至于。不外元气大伤是一定的,以族王的修行,功力再深挚,遭受一次天劫后没有百年的静养是补不回来的。

放在其余族也不会怎么样,提早把事儿交接完好,好好修养就成了。偏偏他们鼠族这时刻正乱着,底下的几个长老并几个少主都盘算着当一回王,这大好的时机固然不会错过。

趁王刚挨过天雷,身受重伤的时刻捅他一刀也不是没有的事。澜渊:以是他才着急着想要借我的金刚罩?墨啸:固然,若是能毫发无伤地捱过来,族里服他的人也会多些,他的王位也能坐得平稳些。

澜渊:难怪……金刚罩这样的法器你也知道,俱荣俱损的,它承了若干力,我身上或多或少总是要受一些。若是你要借用,我没有二话。

不外换了别人…墨啸:我明了。我也就是个传话的,他要不是在我门口嚎了三天,我也懒得理他。现在也正好让他死了这个心。

澜渊:那……你把器械也都给我还回去。这满屋满院的,要是传了出去,太白金星那群老器械指不定在我父皇眼前说成个什么样子。

不外……就拿他一颗珍珠,不打紧吧?墨啸:你要的器械,谁敢说半个不字?澜渊:好,苜蓿,把这颗珠子包了给狐王送去。

苜蓿:是。墨啸(独白):啧……他会贪你一颗珠子么?【第十三场】擎威:听说如来遣了金翎大鹏送清香白莲过来邀你加入三千年一度的菩提法会。

你回话倒是回的巧。〔回忆〕澜渊:晚辈浅陋,见识鄙陋,不敢在真佛眼前虚伪,更恐污言秽语扰了圣听,辜负佛祖一番盛情。

擎威:幸亏你有自知之明。若让你这污浊的孽世魔障去了,我佛清圣气象岂不是荡然无存?也是出家人恳切,被你甜言甜言地骗了已往,还真当你有若干佛骨呢。

还如来亲赐的经卷,你要能看进去一个字,忘川水少说也得退下一半深。澜渊:又不是我不愿去,可它一个一本正经的斋宴,连杯水酒都没有,有个什么意思?

况且,年迈玄苍已经由去了,我去不去也没什么打紧的。提及来,墨啸最近也忙得很,只有你这儿还能来说语言。

擎威:哟,我好大的福气。难不成谁人狐王篱清也不理你了?澜渊:……他忙。擎威:不是刚出了关么?澜渊:嗯。

原本就事多,现在又三天两头的要静修,要斋戒,要修习。问什么也不答,他那小我私人,跟他说半天也不会回你三句的……可,你怎么就这么闲?

擎威:我?瞧瞧你周围墙上挂的这些红绸,我也正忙着呢。澜渊:哦?怎么?有喜事?擎威:嗯。娶亲。这是两张请帖,一张给你,另一张就劳烦带给篱清吧。

墨啸他们的我都给了,就篱清他前两天众王议事的时刻没有过来。你总比我容易见他,替我送了吧。澜渊:你?娶亲?

擎威:王么,总要有个子嗣的。老头子们着急了,我也没设施。横竖早晚要娶,娶早一天叫他们早一天闭嘴。真的让他们在我房门口不吃不喝地跪死了,我也没法和族人交接。

澜渊:采铃人美,性子也好,娶到她也是你的福气。即便往后你再在外头怎样胡来,想来她也能容忍。擎威:否则我若何情愿?

澜渊:你呀…惋惜了好好一个尤物,叫你白白糟蹋了。擎威:这句话别人说还成,从你二太子澜渊的嘴里说出来可就不叫人信服了。

再若何,我可没乱到你这个境界。澜渊:(低笑)【第十四场】澜渊:良久不见,我的狐王。篱清(独白):他手中拿的……是请帖……篱清:也是该到这个时刻了。

澜渊:你……最近这么忙,不会……也是在被逼婚吧?篱清:不是。长老们现下还没有提。澜渊:若提了呢?篱清:呃……澜渊:没什么,随便问问。

篱清:……繁衍子息也是王的要务。澜渊(独白):呵……是么……澜渊:你的天劫是什么时刻?篱清:…还早。

澜渊:哦。若是到了时刻记得跟我拿金刚罩。别人我不愿,对你,我还能不愿么?篱清:好。【第十五场】澜渊:这是哪边的龙王在布雨?

好大的架势,要发洪水淹了人世似的。太上老君:二太子你有所不知,这不是布雨,是在行天劫呢。澜渊:(不在意地)哦。

澜渊(独白):是那墨啸说的谁人鼠王吧澜渊:这是要打多久?棋都没法下了。太上老君:快了,再一会儿等云散了就完了。

澜渊:那也够久的。从刚刚到现在,少说也有泰半个时刻,再一会儿,一个时刻也能有了。天雷这么个一直歇的落法,怕是要把谁人鼠王打死了。

太上老君:鼠王?二太子从哪儿听说是鼠王?澜渊:不是?太上老君:是狐王啊。澜渊:谁?你适才说谁?太上老君:是、是狐族的狐王,篱清啊。

没错。五百年一天劫,今日他恰好满一千年啊。哎哟!太子、二太子你这是…澜渊(独白):篱清……篱清……为什么?

[为什么姨妹怕我]媳妇要让我小姨子睡在我家里怎

[为什么姨妹怕我]小姨子经常有勾引我的意思 问题:比如经常漏一点胸部让我看见(已鉴定过为故意),经常拿胸部来顶我,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怕是有一天会招架不住。 请大家分析一下我这